• 求職路,她們這樣走過
     

    從非北京戶口不可到有個不錯的容身之地

      “我在北京待了六年,對北京印象特別好,我非常欣賞北方人的性格,雖然我是個地地道道的江蘇妹子,但我想留在這里,所以我一直堅定要拿到一個北京戶口。”

      2013年上半年是24歲的陸曉麗最后一段學生生涯。面對即將結束的研究生生活,她必須提早為人生下一段旅程的開啟做打算。為了留京,她在自己的求職計劃前加了一個關鍵詞:戶口。

      “我是從2012年10月開始投簡歷的。”陸曉麗回憶道。為了一紙戶口,她“大學和碩士期間都非常努力地學習和實踐”。開始找工作時,她瞄準了能夠解決戶口的幾乎所有單位,國企、事業單位、媒體……但由于所在專業的就業面比較窄,所以要么不能投,要么投了也沒有回應。即便有了回應,“讓我去面試,看中的也是我本科的中文專業。”

      陸曉麗的簡歷,在記者看來相當“華麗”:她不僅是起點文學網A級簽約網絡寫手、三屆校主持人大賽和校級合唱比賽等晚會的導演、2011北京市風采之星才藝選拔大賽復賽選手、二胡十級,而且集班長、校電視臺記者等多重身份于一身,還獲得過國家獎學金、“中央三臺”獎學金、校一、二等獎學金、校優秀畢業生、校暑期社會實踐一等獎等10余個獎項。

      一個看起來相當優秀的女生,求職路是否順暢呢?

      “我在北京一共投了上百份簡歷,結果只收到了不到10份回應,只有一個offer,解決戶口的一個都沒有。”讓陸曉麗最郁悶的是,“很多單位在招人時都直接寫明了只要本地人或北京生源。”

      這樣下來,陸曉麗能去筆試和面試的機會并不多。“但凡有機會讓單位見到我,我都盡力讓他們感覺到我的價值。”但令她奇怪的是,“基本上我去的筆試都能通過,面試時老師評價也還可以,但到了最后卻都沒了音信。”

      記得有一次去某行業報面試,“六七個領導對我印象都非常好。我們一組面試五個人,領導們基本上就在問我一個人問題,對我非常感興趣,臨走之前一個領導還特別讓主編把電話給我,讓我和他聯系,說‘小姑娘蠻厲害’啥的。我興沖沖地回去了,結果后來也沒了下文。”

      而身為女生,在陸曉麗看來,求職中的性別歧視問題,仍是“屢禁不止”。“直接明了地寫上只要男生的有的是,我們也沒辦法。還有的不明說,但面試筆試的時候都只要男生,這在錄取名單里能明顯看出來。”她抱怨道:“我們班男生有留校的、出國的、有戶口留京的,都很不錯,女生這邊就非常慘了。”

      還有更為尷尬的,面試時,陸曉麗不止一次被問到“有沒有男友”“什么時候結婚”等私人問題。一次,當陸曉麗回答有男友時,對方人事就問“那你是不是考慮結婚”,并稱“我們近五年都不希望你結婚有小孩”。“我心里當時就想完了,基本上就沒戲了。”陸曉麗苦笑道。

      那段時間讓陸曉麗感到難熬。沒收到一個offer的她開始懷疑自己,“那些平時看起來一般的學生都有了好單位,甚至拿到了戶口,可是我還連個要我的地方都沒有,真的太崩潰了。”此時,她“已經從非北京戶口不可被磨到只希望有個還不錯的容身之地就可以。”

      留京愿望落空,抱著試一試的心態,陸曉麗帶著簡歷來到上海。結果一個月內就收到七八個offer,都是不錯的單位。

      一家政府部門下屬的文化單位最終進入了陸曉麗的視線,“工作對口,做書籍報刊的出版,還有活動策劃執行。都是我非常喜歡的工作。”由于部門剛剛成立,分派給陸曉麗的工作量很大,但她很享受:“我同時做N本書的總策劃和活動總策劃及執行,管理一個記者團,還兼負安排采編任務、審核稿件……這是個能讓我能力得到最大極限發揮的好平臺。”

      “低姿態,埋下頭來好好干幾年。”陸曉麗對自己這樣要求。“對于工作,我看重平臺、企業文化、整個單位的工作方式和用人機制,最重要的是我自己內心是否熱愛。至于錢,真不是我一開始踏入社會時考慮的因素。”

      然而有一點讓陸曉麗倍感沒有保障:“單位連試用期合同都不肯跟我簽。”一個多月下來,眼看臨近畢業,同學都簽好了三方就業協議,陸曉麗著了急:“本來說好的實習期酬勞每月4000元沒給就算了,應屆畢業生的優勢別給耽誤了。”

      目前,陸曉麗正在猶豫是否要接受上海一所職業學校拋來的橄欖枝:學生輔導員崗位。“面試后第二天,院領導親自給我打的電話,說‘麗麗你一定要來’。”“學校很重視我的人生職業發展,為我規劃了未來發展計劃,想得比我自己想得還多。”“我還在考慮之中。”陸曉麗表示。

    有機會就投簡歷卻最終無奈讀博

      7月初,昔日滿滿的四人學生宿舍里,只剩下蔣曉嬌一人暫無離校打算。在遭遇求職受挫后,她選擇了讀博這條路,繼續校園生涯。

      而為了找工作,她曾經“折騰了一年”。

      “麗麗就想找事業單位,我覺得她太孤注一擲了。”與室友相反,蔣曉嬌對工作地、戶口都沒有要求。她自認為自己找工作很“積極”:“暑假后有機會就投簡歷,從沒想過一定要事業單位或公務員,只要媒體就行。”

      但現實與理想頻頻碰撞:有的雖然有回應,但勉勉強強。一些小公司倒是積極邀請,但她又不想去。“高不成低不就”,蔣曉嬌這樣總結自己的求職經歷。

      對于薪金要求,蔣曉嬌覺得在北京生活“起碼得差不多”,“沒有戶口的話怎么也得六七千。很多傳媒公司待遇聽起來七八千還可以,但你覺得性價比高嗎?”蔣曉嬌反問道:“每天熬夜,黑白顛倒,肯定不行。”

      “要是想太多,跟男生有一樣的想法,想實現一樣的目標,要困難很多,壓力阻力會很多。”一年求職路走下來,蔣曉嬌最大的感觸就是社會對待性別的不同態度。

      “男生如果下學期三四月份還在找工作都覺得有點丟人了。”去年年底,蔣曉嬌和一名男同學參加了一場招聘會,一個單位的招聘人員竟然當場問那名男生:“你一個男生怎么還沒找到工作。”

      這件事給蔣曉嬌留下了深刻印象:“現在工作誰都可以做,哪有不可取代的特質啊。憑什么只要男的?”

      春節過后,蔣曉嬌接到一個陜西電視臺的offer,從榆林走出來的她覺得回家也不錯。然而初到陜臺她便有些泄氣,“電視臺就是體力活,不用動什么腦子,每天就是熬夜。拼不過‘90后’的實習生,也感覺不到研究生學歷的優勢。”電視臺負責人曾直白地告誡她:“我們這里不看學歷的。”

      蔣曉嬌“沒打算拿學歷說事兒”,她更希望“在工作中能體現自己的價值”。但實習一個多月過去了,她遭遇了跟陸曉麗同樣的處境:無人考核,不給簽約,工資完全不談,實習期酬勞一分不給。面對蔣曉嬌的多次詢問,人事部門總是見怪不怪地打發她:“沒事沒事,你就熬著,這里進來的都這樣。”

      她開始著急:“三個月后如果簽不了,北京所有工作機會就都錯過了。”“一點安全感都沒有”,蔣曉嬌一怒之下決定回京考博。也許是命運使然,復習不長時間的蔣曉嬌居然考上了。考博的成功給了她些許安慰,但她心中仍塞滿愁緒。

      “3年后博士畢業就業面更窄了,可能工作更難找了。”一些朋友開始稱她“女博士”,這也讓她“很不爽”。

      得知女兒要考博,曾強烈支持她考研的蔣媽媽也顯得有些猶豫:“要不要先找工作?”“她可能也是擔心我沒男友、沒工作,將來年齡大了更不好辦吧。”雖然暫時不用為工作發愁,但要想博士畢業后不再面臨同樣的窘境,“這3年得好好規劃了。”蔣曉嬌如是說。

      回家鄉也是一種選擇

      就在陸曉麗和蔣曉嬌為就業疲于奔命時,宿舍里另外兩名女生卻顯得格外“悠閑”。

      天津的陳雯早早定了家鄉的選調生,很快便淡出了宿舍四人小團體的視線。她告訴記者,除非北京有特別好的工作,有戶口、高薪,否則并不考慮留在這里。

      “大面積撒網”求職的她在家鄉天津得到很多不錯的回應:“有銀行、保險公司,待遇都還不錯”,但曾參加過國家公務員考試、并遺憾落榜的她并沒有打消躋身公務員的念頭。去年年底,陳雯報名參加了天津市選調生的考試,并從300多名報名者中脫穎而出,在最終進入面試的12人中,成為最終成功的4人之一。她入選的天津市選調生的鄉鎮街道崗位,9月份,具體的工作崗位和內容才能獲得揭曉。

      陳雯告訴記者,選調生是各省區市黨委組織部門有計劃地從高等院校選調品學兼優的應屆大學本科及以上的畢業生、或選拔具有2年以上基層工作經歷的大學生村官到基層工作,并作為黨政領導干部后備人選和縣級以上黨政機關高素質的工作人員人選進行重點培養的簡稱。經過多年基層實踐,選調生已成為一個優秀“品牌”,越來越受到各級組織和用人單位的歡迎,逐漸成為干部隊伍的中堅力量。

      更重要的是,選調生“待遇和當地公務員一樣,而且選調生考試比國家公務員考試相對容易,晉升機會則比國家公務員還多一些”。拒絕了銀行優厚的待遇,陳雯更向往的是“安逸、輕松、穩定”的工作。而選調生則比較符合她的要求。

      當舍友們積極求職時,另一名女生蘇靜則選擇利用在校期間結婚生子,并通過家人關系順利進入一家國企擔任攝影師,不僅有北京戶口,且年薪高達十幾萬。7月16日,她已輕松報到。

      蘇靜在本科學的便是攝影專業,畢業后,她留在當地工作了兩年,第三年才考研考到北京。對她來說,讀研只是“層次的體現、個人的愛好、身份的必須、上進的表現”,她真正熱愛的還是自己的老本行:攝影。

      1985年出生的蘇靜是射手座,記者眼前的她也正符合大眾對這個星座的評價:熱情、灑脫、自由、追夢追不夠。在她看來,“就業是人生的一部分,是一個生存的形式。所以工作必須是自己想要的,才能有動力去努力,創造價值,發揮自我才能。”

      天生樂天派的她從來沒把“求職”跟“困難”聯系在一起,“即使遇到困難了,可能我自己也不會覺得是困難。”她把這歸功為“思維簡單”。按這個標準來看,家人為她安排的工作除了“待遇離我預期還有點差距”,但“已經很不錯了,我非常滿意”。“工作其實能代表一個人的圈子、層次和身份”。所以去國企上班,一是能“讓自己有身份、有圈子”,也能“讓自己鍛煉和沉淀,變得更成熟。”因此,這是“實現理想的一個步驟”,“為了實現理想,我必須要先這樣工作”。

      在蘇靜心中,她的理想能數出三大條:“一,為我的單位成立攝影中心,我來做總經理;二,讀博士,然后在高校當老師;三,個人穩定之后著力做慈善,同時周游世界,拍喜歡的有意義的照片,做攝影展。”“射手座是不會干不喜歡的事情的,不管干什么,都會義無反顧,失敗了也不后悔,熱愛了就去追求。”談起自己的理想計劃,蘇靜一片豪邁。(以上采訪對象皆為化名)

    此信息更新于2015年08月28日 責任編輯:ycjzdd 訪問10143人次
  •  會員評論
    還無任何評論!
  • 現在有0人對本文發表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   好評   差評      請先登陸 | 注冊
    請尊重他人,遵守國家相關規定,文明、客觀參與評論                                   
最新面試
精英培訓
{转码词1},{转码词2},{转码词3} www,se,q日本,com| 日本av女优在线免费直播| 色哟哟| 1000部拍拍免费视频凤凰| 最新色图| 最新AV2019天堂网| 性生活性交操屄小说| 强奸小说日本| AV二色天堂电影网| SM成人套图成人网站电影| 女优在线| 杨丽珍蜜桃成熟时| 最新ZooskooTV| 一一亚洲黄色影斤| 做爱乱伦小说| SE影院| 影音先锋天堂站AV| 日本AV女优视频大全| av女优在线播放| 欧洲性爱祖孙乱伦性爱小说| 2016影音先锋|